FLAGGGGGGAY.

>全员向现pa.

>大一归一x大二秋水,副cp曦孤,浮柳,屠倚。

>写着自己看看,欧欧西被我吃了。

>啊!!秋水!!!你怎么还不来!!!!暴风雨式哭泣。

>BGM妄想感伤代偿联邦。

>不知道大学开学的时间,纯属瞎逼逼,希望大学党可以小窗dd我改正。吧。




归一提着行李,旁侧跟着同样大包小包的曦月穿梭在人群里。

现在他们所在的位置是S市中最有名的M大学。入学前,归一就从校贴吧里了解到M大学有三宝。

学神,渣男,给佬。

前面两个归一还是可以接受,但最后一个就有点一言难尽了。曦月当时捧着手机乐呵,跟他打赌谁先变成给佬谁就请对方吃一个月的饭,再去操场跑五圈。归一对此嗤之以鼻。

你才给佬。

哎…别这么早下结论嘛。

走开点,别和我勾肩搭背。

之后不知为何他们就打了一场,暂且不提。

M大除了这三个特色,还有一个学神如云的系,名梦间集。而归一和曦月就是要去这个系报道的新人。


八月就算过了立秋也照样闷热,更别说是在人那么多的新生报告处了。归一金灿灿的头发在一堆黑色灰色的脑袋中分外扎眼,虽说M大学历代不缺颜好的学长学姐,但这新鲜出炉的小学弟,五官当真叫人看了眼前一亮。

曦月头顶着路上发放的广告海报遮太阳,余光瞥着归一被汗水沾湿的鬓发,背地里咂咂嘴暗叹道:怪胎。

穿这么严实,锁骨都不带露的,还面不改色正对日光,气也不带喘,苦心僧吗他。

想到这儿,曦月再次将肩头的行李掂量几下,故意朝归一那处挪挪步,稍弯腰试图用归一来抵挡热情的太阳。

这厮想得美滋滋,可归一与他做了三年的狗友(?)能看不出他的意图吗,脚底一滑就往对方的足背上踩,毫无心理障碍的直接碾过去。

“……我日你仙人板板的!”曦月倒抽一口凉气,连退数步小声骂道。后背不小心撞到一人也未多在意,随口掷下一句抱歉又追上归一。

被撞到的黑发人晃了晃,走在他身侧的绿衣小哥连忙想去扶一把,却被轻轻挥开。

“孤剑,你还好吗?”说话的人语调温和,让人听了便联想到绵软的江南小曲。被称作孤剑的青年站定,眉目笼着一层寒霜,对着他的发小倒是柔和了些,冷声回道:“无碍。”

柳叶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快走吧?秋水学长还在等着呢。”

“嗯。”




“呼啊………终于到了,要不然真的要被烤成炭了。”曦月将行李一股脑扔在地面,也不管宿舍的床榻只有硬梆梆的板子就扑上去翻个滚,接着就像死鱼一样瘫着一动不动,颇有要这样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归一搬过宿舍的椅子,从兜里掏出纸巾将椅面上的灰尘尽数擦个干净方才入座,他抬手撸起自己的刘海,以手代扇扇着风。“开空调吧,你看到遥控器了吗?”金发的大学生伸直了大长腿踢了踢曦月,指腹揩去眼尾的汗液呼着气问道。

“靠,你就不能客气点,炫耀你的腿有两米八吗?”曦月艰难地把头抬起来一点,还未起身,余光中就多了一个人影。他侧首,看得更清楚了些。

站在宿舍门口的人穿着修身的黑衬衣,袖口挽起,叠到肘部。与上衣同色的中裤下一截白生生的小腿。

嗯,人是好看,表情不太友善。

孤剑抬头瞅了眼宿舍门牌,确定没走错地方才踏进去,眸底的嫌弃之色掩都不掩。他拖着行李箱自顾自的选了四个床位中的一个,坐在床沿就开始收拾。

曦月与孤剑相对无言,还是归一这个老好人先打破了僵局。他的音色比起曦月来说略低一点,但是胜在清朗,讨人喜欢。

“这位同学,你好。我是归一,那边的一坨是曦月。”

”滚犊子!你才一坨!你个史莱姆!“曦月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有意应和归一插科打诨缓解气氛,但那个黑发的祖宗只是回了一句“孤剑。”就没了下文,反倒让他俩更为尴尬。

好在,孤剑也不是个情商为负的主,他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垂下眸子对着隔壁的曦月问道:“午饭吃了吗?”

话音刚落,曦月的肚子就应景的响了一声。

……四目相对,归一不管他俩就笑出声。

“走吧,去吃饭?”




早在入学前,大学生们就被要求办好了饭卡。孤剑打电话邀请自己的发小柳叶一起,曦月实在饿得不行,就扯着归一先走一步,还不忘给新室友一个wink,后者则一脸冷漠权当眼瞎。曦月中途一直嚷着肉肉肉,喊得归一想把他的脑袋摁进学校的绿化带里。

宿舍到食堂的路并不算远,中途可以看见许多背着行李交谈甚欢的学生,还有和他们一样三三两两去往食堂。

事实证明,大学校的伙食果真不一样。上到北京烤鸭下到路边小摊有的手抓饼,在这里只要你付钱都是有的,而且不用担心会吃出虫子。

曦月悄悄咽了咽口水,用胳膊肘顶着归一胸口,叫他拿着自己饭卡先去排队,多点肉,美名其曰自己去找位置先走了。归一回他一个白眼却也没说什么,只在心里大声逼逼。

说得好听,食堂里放眼望去位置多得随便选个都能坐,用脚趾头都知道这货就是懒得站。

呸。归一唾弃着曦月的懒惰。待会只点小青菜给你。

他漫不经心排着队,连前面多插了一个人都不知晓,思绪一直飘到曦月看到一盘子小青菜时的表情。

一定会很精彩。归一没忍住,轻笑出声,那声笑的尾音冒着气泡,勾人的紧,惹来前面人的侧目。

归一定了定神,目光向前看去时,正巧将那侧目人的一瞥纳入眼底。

那是极轻的一瞥,用轻描淡写再合适不过。他的眼尾弧度凌厉,却被眸底潋滟水光抹去,徒留三分多情五分温柔。可能是发现归一在看他,那只眼睛的主人舒眉展笑,羽睫轻颤,眼尾那一片朱色媚的似腊月瑞雪里兀自绽放的红梅。

……可怜可爱。

高中读文科的归一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个形容词,倒是把他自己给雷到了。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可怜可爱的啊!他在心底呐喊,五指却不由自主抓紧了手里的饭卡,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人似乎是学长,见归一略有窘迫,干脆将身子转过来面向他。有着桃花眼的人身上穿着蓝白格子衫,下身是乳白色休闲裤,手腕相比男性要小上一圈,只戴了一块金属手表,干净简练。归一看得仔细,心里不由推测对方的性格。

“我叫秋水。”他弯着眸子,眉梢叠着亲和的笑意温声道,“你是新来的学弟吧?看样子很面生。我比你大上一届,有什么问题可以问问我。”

归一张了张嘴,舌头却打着颤,磕磕绊绊只憋出一句“是…是的,学长你好,我是归一。”就红了耳尖。

秋水也没多在意,笑着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便打好了菜在一旁等着。归一晕乎乎的点了几人分的肉,一碟小青菜和一碗番茄蛋汤,米饭拿不过来,就打算等会差遣曦月再来拿。他侧首目光放远,在不远处看见已经入座的曦月等人。

“哎,归一学弟。”秋水跟着他望过去,努努嘴指着那三人的方向,“你也认识孤剑和柳叶儿吗?那正好,若是不嫌,我跟你们一起吃吧。”

归一望着笑意吟吟的学长,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TBC.

没了,不写了,好累。(你写了什么有什么好累的)

现在还没有感情线,毕竟不是一发完结。

我就是想吹秋水,秋水有辣——么好!

屠龙倚天浮生还没出场,我尽力第二章就拉出来溜(。)

名字瞎取的,顺手打。




评论(22)
热度(90)
© 厌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