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噜呼噜。

>现啪,瞎写写,给自己看,题目没有含义。

>全程无任何深奥语言,专注撒糖。

>年龄瞎比比,按照我获得他们的时间来定。欧欧西属于我。

>秋水师兄和猫,我都会有的:)


秋水叉着腰,垂首颇为无奈看着与毛团团滚在一起的橘猫。

“归一…”有着青蓝色双眸的男人蹲下身,胳膊肘抵着大腿面手心撑着下颚,挽唇好笑看着此刻一动不动,企图缩成球球的大猫乐道,“需要我帮忙吗?”

被唤作归一的橘猫,两只爪子捂着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原本支棱起的耳朵此时软绵绵的耷拉着,颇为人性化,可怜兮兮地连着喵呜了好几声。

秋水很是乐意瞅他这般模样,但放着不管,自家的小祖宗铁定会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他抬手拨开那些缠在归一身上的丝线,熟练地将其抱起,让大猫的下巴就靠着自己肩膀。秋水侧首亲昵蹭着软乎乎的归一,这个猫主子抖了抖耳朵,探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讨好的舔了几下他侧颊,惹得秋水又是轻笑出声。

男人一手托着大猫的屁股,一手放在归一后背有些凌乱的暖橙色软毛上,沿着脊部的轮廓来回顺理直至妥帖。

秋水眯着眸子,稳稳抱着已经软成一滩的归一,踏着轻巧步伐绕到沙发前,口中习惯性吐出一句:“呼噜呼噜毛…吓不着。”

归一闻言,晃了晃尾巴从秋水怀里挣出来,瞬息化作一个穿着睡衣,扎着麻花的金发男子,他的修长手臂挂在秋水腰间,撒娇似的将脑袋埋进秋水颈窝,灼热气息喷在那一片的皮肤上,叫对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乖。”秋水见惯不惯,甚至含笑在归一的鬓发上落下轻吻。

领这个黏人的小家伙回来,有五年了吧?





当时的秋水还是M大的大一学生,凭着精明的头脑和出色的领导能力,不出一月便获得了无数粉丝,括号,有男有女。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好看的相貌。

秋水的眼睛和他名字一样,宛若秋日潭水,无风起波澜,无端带着绵绵情意,盯着别人看得久了,甚至会觉得他是喜欢着你。

第二年,秋水竞选,当上了学生会主席。好友(也同是竞选对象)白扇拎着自己又一次逃课的表弟洛阳扇,笑容可亲的道贺。秋水手里忙着做文案,闻辞停下动作,抬眸颔首,同样的笑容可亲。可怜了不是本地,长在市外的洛阳扇夹在这两个黑心狐狸中间,有苦说不出。

“对了秋水,淑女前辈开了一家猫咖,周末去看看吗?”白扇状作无意的,提起前些日子,粉色长发的学姐揽着他的肩膀告知的事情。有些坏心眼地等着秋水的反应。果不其然,秋水的表情一滞,连带着笑意都掺了点苦涩。

真是…戳准了自己喜欢小动物又不讨它们喜欢的体质啊。

从小到大,不管什么小猫小狗小仓鼠,连鸟雀对秋水都是避而远之。秋水对小动物皮毛不过敏,又有毛绒控,但碍于这个招动物嫌的体质,只得眼巴巴瞅着别人撸毛撸得爽,自己干瞪眼。白扇既是他的好友,也是他的发小,知道这个不足为奇,甚至借此跟他开了好多次的玩笑,秋水每次只是一笑而过,回头不到两天就折腾了回去。

“猫咖啊…去吧。”秋水思索一番,最后还是败给那些软塌塌的团团们,收拾好桌面展颜一笑,对着白扇道。

周末,秋水与白扇在猫咖门口面面相觑。

“你先进去。”白扇道。

“还是你先吧。”秋水面不改色。

“为何?”

秋水笑而不语。

迟来的洛阳扇:……这两个二愣子杵在这里干啥?没感受到骄阳似火吗???!赶紧进去啊热得慌!!!!

最后,还是在心里大声逼逼的洛阳扇先为身后的大佬开路。

推门进入,随着铃铛一声脆响,冷流打着卷擦着身体轮廓没入燥热之中。现在的人还不算多,细细碎碎的低声言语夹着时有时无的欢笑,与猫咪糯糯的喵声落入耳中。猫咖和普通的咖啡馆相比,只是多上猫咪而已。而淑女在刷着蓝色油漆的墙面上,特意印了几只粉色的猫爪印记,徒增几分俏皮可爱,倒是和店内里的女孩有几分相似。

咪咪喵喵的声音搞得秋水心头一阵荡漾,恨不得抱来一只好生揉揉,但……

秋水默默看着已经摸上手的双扇兄弟,捧着在这里打工的越女小妹递来的可乐略有消极。

“秋水哥,不去和它们玩吗?”越女眨眨眼,随手抱过一只美短顺着毛坐到秋水对面,可能是离秋水坐得近了,那只美短不停往越女怀里凑。

秋水朝她笑了笑,二指捻着吸管搅拌着可乐,气泡咕噜咕噜冒着,到了表面又啪地一下破碎。

“越女——!”

一声娇喝突然炸起,秋水手一抖差点将可乐尽数泼到自己衣服上。被点名的小姑娘神色一紧立马站起,以同样的分贝回道:“是!淑女前辈!”

“看见归一了吗??!老…本姑娘就是去拿了个草莓他就不见了!!”风风火火从厨房跑出来的淑女硬生生憋下那不雅称呼,秀眉一拧,跟炮仗似的发问。随后赶来的君子赶紧给他的姐姐倒了杯白水消消火,淑女不好拒绝弟弟,也就勉强止了怒气接过杯子一口干下。

“归一…是何人?”秋水略有迷茫,抬手推开刚洗完手想要弹他一脸水的白扇。

“是一只橘猫,”越女小声地解释道;“现在一个月大,淑女前辈周五的时候捡到的,喂食洗澡撸毛的时候都很听话,就是爱乱跑。找他要费好久。“

”这样啊…“秋水本欲再想说些什么,脚踝处却突然碰到一个温热的,软乎乎的东西。他身子一僵,脑内自动列出一段公式。

今天穿的低跟布鞋=触感不是错觉+软乎乎+温热+猫咖=有一只大活猫在他附近还没有逃反而蹭上了。

难以抑制的激动涌上心头,秋水缓缓低头,目光顺着两腿之间的缝隙向下探去,正巧与那小小生灵湿漉漉的紫瞳对个正着。

……

秋水的脑子里公式boom的一下炸个粉碎。

他沉着一张俊秀的脸,也不管淑女他们的眼神,都不带缓冲的毫不迟疑伸手将其抱起,橘猫小时候都是小小的一只,女高中生一只手就可以捧起来。秋水手里的这只有着罕见的紫眸,含着水汽好似会说话一般,粉粉的肉垫踩着细密的纹路,好像是突然变高有些害怕,整个毛团都打着颤,细细且弱弱的朝着秋水咪了好几声。

就这样。淑女大手一挥将名为归一的小橘猫送给了秋水,并且给他讲了长达四个小时的有关养猫的要点。秋水顺着乖乖窝在他怀里的归一,快乐并痛苦着。

之后,白扇陪着他去购买猫咪的玩具以及生活用品(?),期间又调侃了他一会,被秋水用和善的笑意堵了回来。


把归一接回去之后,秋水将所有宠爱一并给了这个小家伙,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有事没事就给他投喂,也亏得归一长大之后身材没走形。

但是,归一长得很慢,而且颇为灵性,搞得秋水老是觉得这小家伙是个妖怪,但每次都败在归一的小眼神上。

行行行,你是妖怪也好,不是也好,反正都是我的小祖宗。

以至于归一在他洗澡的时候化形都没有多大意外。

…………

记忆到此为止,肩头的刺痛与湿润感把秋水的魂给拉了回来。他偏首,便看见归一又是啃又是吮的在那一小片肌肤上留下印子,做着小动作。

好吧…秋水仰着脖颈,喉结滚动了一下。

这种时候也想不了了。


车走这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骗了吗?!

我怎么写肉呢,嘻嘻。

爱你们哦,吧唧。

欢迎捉虫啊。

最后奉上归一靓照(......


百度来的!!是不是!!超可爱!!!!




评论(17)
热度(55)
© 厌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