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不啄叉烧🌸

灯火葳蕤。

梳发小记。

刚把弈星抱回来的那段时间里,都是由明世隐亲身照料的。像梳头这种看似简单,却折腾人手艺的工作,自然也落到了牡丹方士的肩上。

其实这类细碎的小事本不由明世隐管,但目睹了公孙离给小弈星编了一对麻花、裴擒虎下手没轻没重揪掉几搓毛之后,梳头还是交给了德高望重的方士来完成。

小弈星最享受的时间便是自己顶着乱糟糟的软发,凑到他的老师面前。他会难得的表现出小孩的腼腆羞怯,嫩白小手轻轻又悄悄拽了拽明世隐的衣角,就这么站着不说话,也不挪动步子。明世隐眸子一弯,状若远山的双眉叠上几分笑意,抬了手,覆在弈星的后脑勺上。

因为身高的问题,弈星总是得吃力地仰着脖子。即使如此,也只能做到将明世隐的手纳入眼底的地步。

但对于小小的孩子来说,却是足够了。他的老师的手指纤长,苍白中又裹着劲力,触感像是由寒溪浸润的玉石。

明世隐喜欢用指尖为弈星顺理发丝。小徒弟睡相很是乖巧,不像裴擒虎一般的张牙舞爪。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他是不会拿出木梳的。当然,这也是老狐狸的一种消遣方式。明世隐会叫弈星坐好,倾了身垂了眸,不紧不慢,任由时间从指缝与发丝间溜走。

也只有这时的慵慵懒懒,才显出那几分平日里不易察觉的柔软来。

寒来暑往,春去秋藏。月亮的阴晴圆缺与牡丹的常开不败,都在看着孩童磕磕绊绊的长大,一直到他学会敛了风华,思绪压在心下。

青年的眉目清冷如檐上新雪,修竹青松又像极了他削瘦身形。可谓是男大十八变,一点也看不出幼时的软糯来。就这样,明世隐不再为他的小徒弟梳头。这么大了,总会照顾好自己。

对此,弈星也不知是该高兴自己长大,能更好的陪在老师身边,还是失落于,没了从小拥有的权利了。





_❀
没头没尾的小日常(你确定?)大抵还会断断续续写一些有关他们的小事
都是我的私设,很想写出他们之间那种不温不火却刻骨铭心的感情(老夫老妻滤镜on)
总之先这样,四月快乐——

评论(4)
热度(41)

© 鹤不啄叉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