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手游/博晴]回家记得带媳妇-上。

♪ 阴阳师手游背景,安倍晴明中心。

♪ 从头甜到尾。不含玻璃渣,正宗傻白糖。

♪ 博晴中篇分上下,周更,有私设。

♪ 嚼吧嚼吧ooc,祝看的愉快。( ゚∀゚) ノ♡






源博雅,一个稳居平安京单身贵族排行榜第一,会弹琵琶会吹笛,耍得一手好箭术,正义耿直的boy,堪称女性第二杀手....什么?你问第一?


小白代表所有式神对你投以不屑一顾的眼神。


咳,跑题了。


源博雅最近有个烦恼。


烦恼来自于他现在手里拿着的一封含有请帖的家书。


每年他都会收到来自家族宴会的请帖,他也都会回去参加。其实没有什么,就是喝喝酒聊聊天看看美女之类的,但,这次不同。


这次回去,是要带一个女伴的。


源博雅将信收好,智商高情商低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列举出了所有他周围的女性朋友。


神乐,妹妹可爱归可爱,可整一萝莉还不到他胸口。pass。


八百比丘尼,脸好身材好,举止端庄语调温柔似乎是个合适的选择。


可原谅耿直boy看不惯她脸上洞悉一切似得笑容。pass。


还有谁?


还有女性式神。


源博雅扳着手指数了数,最后得出结论——


去平安最强那里借点漂亮的式神回来。


说干就干,源博雅就是这行动如脱兔的性子,腿一跨手一摆一个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屁颠屁颠的就跑过去。


而正在庭院里为各自梳理头发的,安倍晴明的,女性式神们顿时感到后颈一凉。







迎接源博雅的是八百比丘尼。


漂亮的女巫唇角含笑,稍弯腰朝他行了一礼。


“晨安,博雅大人。”


“晨安晨安。”源博雅胡乱点了点头,朝着庭院内部迈去,脑内不停构想着如何向安倍晴明提出请求。


八百比丘尼笑得有些意味深长,不过可惜了已经进去了的源博雅看不见。








庭院内,式神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而安倍晴明则坐在长廊上,纤长莹白的手指正捧着一盏瓷杯。那瓷白呈乳白色,阳光镀在其上透着晶莹圆润的光泽,也衬得阴阳师手指更为白净。


平安最强阖着眸子像是在轻嗅酒的香气,他的羽睫微颤,像是有雪悄悄落在上面不肯拂去。那细微的弧度惹得源博雅的心尖有些痒痒,宛如猫儿用尾巴挠了挠。贵族青年觉得面颊有些燥热,不觉咳嗽了几声掩饰尴尬。


”博雅这么急着到我这,有什么事?“


在源博雅咳嗽之际,安倍晴明睁开了他的眸子,露出一片氲着水汽的湖蓝。


贵族青年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走到安倍晴明身边坐下,没多犹豫就说明了来意。


末了,他也没想到自己是在求人,连句”可以吗“也没有添。


安倍晴明眉梢微抬,淡粉色的拇指指腹蹭着酒盏边缘,平安最强斟酌了一会,回道。


”你去问问她们吧,她们自己会做决定。“


此话一出,一直束耳旁听面上却假装各玩各的的式神们全部涌到了两个阴阳师身边,七嘴八舌的开始发表自己的想法。


”奴家是绝对不会去的,若是换成晴明大人....“鬼女红叶紧靠着安倍晴明的手臂,以食指轻点对方胸口娇声道。


被点到名的安倍晴明习以为常的用折扇压下了女式神的纤手。


”不去。“雪女回答简单粗暴,一如她做分,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


”跳跳想去!但是好像不行......“跳跳妹妹揪了啾自己袖子有些沮丧的说道,然后被八百比丘尼抱到怀里安抚。


”依小生看,晴明大人倒是不错。”脸狐斜靠在樱花树干上,用正经的口气说了一句让所有式神都安静下来的话。


“.....这么一说,倒也不错。”八百比丘尼在一片沉静中缓声附道,她用食指点了点下吧,看着安倍晴明若有所思,连带着唇角的笑意也变得意味不明。


“恩。”一直不表态的神乐维持着波澜不惊之态附议,未了,又在安倍晴明复杂的眼神中加了一句:“晴明,好看。”



源博雅被搞得有些恍惚。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要找的是漂亮的女孩子晴明怎么算漂....


.......咦?


源博雅顿了顿,又猛地转过头正对安倍晴明的脸使劲瞧。


唔。皮肤白皙,看着挺滑。眉毛也挺细....眉梢弧度挺好看。噢鼻子也挺翘,眼角上挑看着真像狡猾的狐狸啊。啧没事涂什么红眼影。还有.....


源博雅不由将视线放在了对方唇上。


唇形姣好,透着淡粉,抿一抿的时候会有一点点血红,跟抹了胭脂似的.........


咬起来应该很软。


不懂风情的贵族突然间冒出了这个念头,随即又被自己吓了一跳。


我想到哪儿去了...!!!源博雅在心里抽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可思绪就是止不住的软不软的方面上飘。


这边的源博雅在飘魂,那边的安倍晴明很头疼。


拜托,不要用你们bulingbuling的大眼睛看着我行吗?那藏不住的期待是什么??八百比丘尼和神乐你们跃跃欲试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哦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平安最强维持着面上的淡笑内心却觉得格外的肝疼。


我真是白养你们了。


脸狐打开了折扇,将自己的脸遮的密密实实后凑到精明的女巫身边,附在她耳畔叽里呱啦小声说着什么,那声音也确实太小,像安倍晴明和源博雅这种听力超群的人也只听见几个迷迷糊糊的字眼,如:八重樱,发带之类的。


安倍晴明望着低声交流的两个人,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平安最强突然觉得有些憋屈,他余光瞥见依旧闷着头愣神的源博雅就更加气不打一处来,蓦地抽出折扇用扇骨拍了一下对方手背。


噢,舒服多了。


源博雅正想着事情,却啪的一下被打了手背,登时被吓了一跳。他瞪大眼睛抬头刚想发作,却正巧看见安倍晴明像个小狐狸一样微眯着眸子露出惬意的神情,又登时泄了气。


算了,晴明开心就好。


源博雅摸了摸自己被拍红的手背,喉结滚动了一下。——估计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现在就像个宠老婆上天的大型犬——黑毛儿里加根红毛的不知道什么品种。


两个幼稚鬼互动完了,旁边两个黑心鬼也讨论完了。


八百比丘尼扔下一干的式神和人类哼着歌走回自己的屋子,脸狐则与她走了相反的路,同样心情愉悦出了庭院。


...所以,他们到底讨论出了什么?


山兔坐在蛙上歪了歪脑袋,跳跳妹妹也跟着歪了歪脑袋,小白看着她们两个觉得好玩就跟着模仿,接着庭院的式神们像是被传染了一样都歪了歪脑袋。


安倍晴明和源博雅在一片的歪脖子林里面面相觑,而后都笑出了声。


“你知道他们去做什么吗?”


“不知道。”


“好吧。那博雅——喝酒吗?”


——————————————————————TBC———

♪ 呼——上部分写完啦,完全没有重点。ni.

♪ 更文要到下一周啦。明天要国考心好累。quq。

♪ 只好抱着晴明要点幸运值。

♪ 困。晚安么么哒。比哈特。


评论(26)
热度(339)
© 厌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