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手游/博晴]吸取欧气的正确姿势。

♪ 阴阳师手游背景,一发完结的小甜饼。

♪ 非洲源博雅 x 欧皇安倍晴明,一咪咪的狐晴。

♪ 嚼吧嚼吧ooc,听着特曼粑粑的洛神赋,一个不留神就会写成粉红色。

♪ 祝各位小天使食用愉快。ヾ(o◕∀◕)ノヾ






源博雅,一个非的对不起他肤色的男人。


连抽十张RRR,偶尔一张SR都能让他高兴地与太阳并肩。当然最后是被隔壁安倍晴明家的比太阳飞得还要高的大天狗一扇子糊回地面。


暂且不提他是怎么飞起来的,老实说,源博雅觉得很委屈。


你们看看他,长得不赖身手也好,一个回眸平安京的姑娘都要捂着胸口小鹿乱撞的心脏,怎么就有个非洲人的魂呢?


哝。再瞅瞅隔壁肤色与他手气一致的安倍晴明,源博雅就更不平衡了。


在又一次抽到三尾狐的情况下,源博雅有些惆怅的去找他唯一的SR白狼姑娘谈人生。


“白狼,我人怎么样?”


“........."正在练习箭术的式神顿了顿手里的动作,随即拉满弓弦一记漂亮的射击。她认真思考了一番,方才答道。


”博雅大人人很好。“虽然有的时候挺蛮横情商智商两极分化。


”那隔壁的安倍晴明呢?“源博雅不知道白狼心里的小九九,蹙着长眉又问。


”晴明大人是个厉害的人物,很温和友善。“


”听你这么说我们相差不大啊,为什么我这么非他这么欧?“


”........“我哪知道,你自个儿问啊。白狼转身翻了个白眼不再回答这些没有营养的对话。


被自家式神无视的贵族更委屈了。


凭什么啊,安倍晴明哪里好?


他会吹箫吗?他会弹琵琶吗?他会射箭吗?


不就是会画符嘛!


源博雅越想越气,一撸袖子拿起弓箭就想跑去平安最强的庭院折腾,随即转念又想,我这么去干嘛啊给晴明那家伙看笑话吗可是不去又好气....等等,咦?


源博雅顿了顿脚步,突然想起了平安最强身边一个粉红色的身影。


对了,不是还有神乐吗?!


她妹妹不也挺欧的吗?干嘛非要去找那个讨厌的阴阳师?


贵族青年越想越兴奋,随即一拍大腿,哼着歌就继续往庭院跑。


大概是走了太多次的缘故,源博雅轻车熟路的避开了一些见他就要上去怼几下的式神(虽然他自己不知道什么原因)摸进了庭院。


今天的庭院内没有那抹水蓝色的身影,式神也少了些,估摸着是出去封印了。八百比丘尼坐在长廊上小憩,见了源博雅只是浅浅一笑,抬手指了指神乐所在的房间后便又恢复成往日的坐态。


源博雅撇了撇嘴,几个跨步走到屋子跟前,想了想是女孩子的房间就没有贸然进入,只是在门外扯着嗓子喊道:“神乐————”


话音刚落,画有精美纹路的纸门便被移开,满脸“干嘛别碍着老娘休息有事赶紧说没事赶紧滚不然拿金鱼怼死你的”神乐出现在源博雅面前。


瞅着她面无表情的源博雅不由摸了摸自个儿鼻尖,蹲下身神神秘秘的凑到少女耳畔,压低了音调问道:“神乐啊,我问你,该怎样才能有欧气?”末了就像一只大型犬一般殷勤的顺了顺对方柔软的棕红色发丝。


神乐偏了偏头避开了来自傻哥哥的爱抚,低头认真思索了一番后对上源博雅期待的眼神。


“和晴明亲密接触。”少女用一贯平淡的语调回道。


............哈?


源博雅有些发愣,他不死心的用两手按着神乐的肩膀,语速不由的放快了些:“神乐你别骗我啊??什么亲密接触以及为什么是和晴明???”


神乐动手拍掉了肩膀处的作恶之手,绕过不明所以的源博雅哒哒哒的跑到庭院门口叫了声晴明。源博雅回身一看,落入眸中的便是熟悉的水蓝。


啊,晴明那家伙回来了。


源博雅愣愣地看着神乐扑到了安倍晴明的怀里,对他说了些什么,而白发的阴阳师则笑得一脸纵容,眸底的暖意都要溢出,他俯下了身,任由少女在他侧颊印下亲吻,随后又像是回礼一般,在神乐额头上啾了一口。


.....什么嘛。


源博雅的手指颤了颤,没理由的觉得失落。


我失落个什么劲?第一贵族紧蹙着长眉,苦恼的想着。


归来的阴阳师瞧见了杵地像个杆子一样的源博雅,抬眸又是一笑,只是烦闷的源博雅却并没有看见安倍晴明湖蓝色双眸内泛着柔光的星子。


“博雅今天来是有什么事?”要说以前,源博雅肯定会咧开嘴角发出嗤笑回安倍晴明一句垃圾话,可今日的源博雅却始终抿着唇不发一言。平安最强有些奇怪,而神乐则是一脸的高深莫测。


她走到源博雅的面前,开口道:“这就是亲密接触。”语毕,甩了甩宽大的袖子不去管噗的一下漏气的傻哥哥就跑到一直在看戏的女巫那边不再多语。


啥????什么????啊??????!!


源博雅张了张嘴,表情就像被安倍晴明的神龙用尾巴抽了数十下还没反应过来的懵逼。


等等!!亲密接触!!!吻???晴明?????!!!!


你在逗我啊我的妹妹??????!!!!


如果可以,源博雅想捂住脸颊发出呐喊,但当他的目光接触到一脸疑惑瞅着他的阴阳师,顿时就把这些有的没的都抛到了脑后去。


唔。晴明这家伙虽然讨厌了点,但是....好吧虽然不想承认他确实挺好的。


无论哪个方面。


源博雅吸了吸鼻子,安慰自己是为了SSR才这样做的不是本意不是本意,迈着不自然的步伐走到白发阴阳师的面前。


“晴明,”源博雅紧张的开口,手指握拳捏的指节泛白,“那个,呃...我们,....我能亲一下你吗?”说完这句话的源博雅无端觉得轻松了好多,末了,他又在安倍晴明略有诧异的眼神中加了一句:“像神乐对你一样,祝福的亲吻。”


安倍晴明只觉得耳尖有些泛红,讲道理,这个二愣子是知道他喜欢他还是不知道?亲吻....亲吻就亲吻什么祝福啊。


安倍晴明抿了抿薄唇,眉梢叠上了笑意语气带上调侃的色彩:“当然可以,敢问博雅大人要亲哪里啊?额头还是脸颊?”


源博雅对上平安最强含着笑意的眸子,脑袋一热低头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下吻上了他微凉的唇瓣。可能是触感过于美好,第一贵族又伸舌舔了舔。


唔。竟然是甜的啊。


晴明这家伙肯定没少吃甜食。


突然开了窍的源博雅满意的看着双颊染上桃红的阴阳师想到。


然后他就被后面守候多时双眼冒火的一干子式神丢出了庭院。


操????源博雅揉了揉最先落地的屁股,狠狠瞪了他们几眼。


我记住你们了!尤其是你!那个笑得得逞的妖狐!


源博雅哼了一声,抬手用拇指指腹摩挲着自己下唇,忍不住傻兮兮的笑了出来。嘿,收回开始的话,安倍晴明哪都好。


心情不错啊,博雅大人。


八百比丘尼看着面色通红的安倍晴明,又看了看笑得像个二百五的源博雅,发出了一声喟叹。


而神乐则罕见的勾唇一笑,而那笑容里含有的意义....嘘。


——————————————————END————————

后继。源博雅表示,欧气不知道有没有,但他收获了爱情。bu shi.


♪ 啊写完啦!欢迎捉虫,以及下一篇会写狐晴。

♪ 周二要考试,心好累不想肝了。

♪ 依旧没有抽到崽,我跟你们say,抽到了崽我就写狐晴肉。

♪ 最后看的愉快呀么么哒!ヾ(o◕∀◕)ノヾ

























评论(10)
热度(213)
© 厌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