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手游/狐晴]铃儿叮当-上。

♪ 狐晴小甜饼,上下两篇会有后续。

♪ 写个软乎乎的小晴明满足一下自己怪阿姨的内心。bushi.

♪ 时间线混乱我啥都8晓得。

♪ 以上,往下翻——






还是在几十年前的小镇发生的故事。


妖狐那是已化身,虽说历练却是四方跑着玩的他偶然经过那里,见树木葱茏小溪潺潺,古朴的小街就算隐没在山林也是十足的热闹,甚至还有几个貌美的女人坐镇的烟花楼。这里的一切都韵着古典沧桑的气息,连带着妖狐也沉溺其中。他在树林间多年不见人影的神社定了居,闲下来就与这方的小妖怪打打交道,但大多数时间都往烟花楼跑。妖狐喜欢美人,怜爱美人,却喜欢在她们被他的言语弄得双颊染上桃红,露出本不属于她们的羞怯笑意时,以尖锐的犬牙刺破美人们脖颈上的动脉,将那一瞬间的表情定格。


慢慢的,人们意识到有个妖物在他们的小镇作祟,便特意请来了阴阳师,寻求帮助。


那个阴阳师是个一丝不苟的老古板,枯燥的咒语从他口中吟出就像是听老和尚的阿弥陀佛。妖狐从一开始的戒备转成了松懈,方才还凌厉的风刃不由停滞了几秒,却被那阴阳师捉个正着,一甩袖几个咒语叠加就把妖狐封在了破旧的神社。躲在屋内围观的群众忍不住欢呼,他们给阴阳师带上象征友好的花环,热情地请他去各个家中用餐,而这般热闹,陷入沉睡的妖狐却丝毫也听不见了。


这件事就像是小石子抛入激流,不一会就被淹没,除了有些乞人闲聊时偶然谈过,渐渐地也没有多少人知晓。


这样平平静静过完了十年,牢固的封印也慢慢松动。妖狐的意识苏醒,但残余的咒语却限制他只能在神社这点小地方活动。无奈,他只得捉来一只误入社里的小妖怪,威胁着若是不每日给他送来野果野味充饥,就现在一口吞把妖怪吃了。


那小妖怪估计是刚来没多久,被吓得瑟瑟发抖,不敢违抗。就这样,他成了妖狐排遣时间的玩物和送食客。


本该这样无聊过下去直到封印消除的日子,却被陌生人打破。


那是一个午后,妖狐躺在神社的长廊里用手背覆着眼睛,懒懒散散晒着太阳。正当他迷迷糊糊入睡之际,耳畔却忽的传来一声急促短暂的脆响。那个声音由远至近,渐渐变得悠长绵远,有人踏着小心翼翼的步子向着神社走来。


妖狐抖了抖耳尖,翻身没入屋内的阴影中藏匿。待他身形刚稳,一个孩童便从神社前的大树后探出脑袋往里张望。


那是一个有着白色头发和湖蓝眼瞳,大约六七岁的孩子。


孩童显然踌躇不安,清秀的眉微微蹙起,最后还是深吸一口气,理了理身上的粗麻布衣,边走边小声唤到:“有.....有人吗...?”


妖狐不禁想笑。


这小孩儿,看着社里的破旧程度,还觉得这里会有活人?


谁料,这小孩儿喊了几声,就换了叫法。


“狐狸...狐狸大人可在?”


黑暗中的妖狐有些玩味的勾起唇角,他将从不离身的折扇展开,遮掩住大半张面容,独留一双金色兽瞳暴露在外。妖狐朝前迈出一步,散漫道:“和人在此喧哗?”


小孩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看向出声处,正巧对上妖狐那宛若有金色曼陀罗盛开在内的妖瞳。


他不由一愣,随即又匆忙垂首,阖眸拔高了音量。


“我....我想求狐狸大人帮个忙......”


“哦?”妖狐哂笑,“给小生说说,什么请求?”


“......”孩童颤了颤,仰头再一次面对妖狐,这一次,那只风雅的狐狸看见了那双湖蓝清浅的眸子里泛起的水雾。


“.....我想找我的,母亲。”那孩子用哽咽的声音说道。


妖狐没有再说话。


他从黑暗中完全走出,看着小童依旧挺直了背脊与他相视。


许久,他在白发稚儿的情绪稍稍稳定后才开口。


“为何要寻你的母亲?以及,为何找到小生?你的名字又是什么?”


“我是....童子丸。”小孩用手指搓着身上的衣料,怯怯的说,“我的母亲她离开我了,我想她,可是找不到她。她和您一样,都是狐妖。....我在路上听见乞人们说的话,知道您在这里。”


“母亲名叫葛叶。”末了,孩童,也是童子丸,又添了一句。他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妖狐,唯恐这看上去优雅却充满危险气息的狐狸会吃了他。他心里怕得要命,可为了知晓母亲的消息,他只能冒险。“您,认识她吗?”


妖狐眯了眯眼睛。他唰的一下合上折扇,唇畔噙笑慵懒开口:“小生在这里被困多年,自然是不知晓。”


其实妖狐知道葛叶。这童子丸的母亲可是数一数二的九尾狐。可他就是想看看那个不及他腰的瘦小孩子的反应。


“........”童子丸眸里的光辉黯淡了下去。


这里,依旧寻不到母亲的下落。


“不过嘛....小生可以帮你找找。”妖狐慢条斯理的来了个大喘气。他摸了摸自己光洁的下巴,笑眯眯的晃了晃身后蓬松的尾巴,“只要你带吃的给小生。”


童子丸看着那位俊美的狐妖,眉梢叠上了喜悦。那个白发的孩子哒哒几下跑到妖狐跟前,竟是激动的用纤弱的手臂环住了妖怪,仰头朝他露出大大的笑靥:“谢谢妖狐大人...!童子...我明日会再来的!”那小孩显然是有母亲在时撒娇惯了,习惯性在旁人答应他请求时唤自己乳名以示可爱。


童子丸有些羞怯的垂下眼帘,缩回手一转身没等妖狐反应就沿着来的方向跑开,沿途洒了一地的清脆铃声。


“.......”妖狐看着逐渐变小的白色身影有些恍神,连鼻翼间似乎还萦绕着小孩还未褪去的奶香,耳畔还存有那叮叮的响声。


被感激了啊。妖狐若有所思的想到。





第二日,妖狐又听见了铃铛的声音。童子丸带上了食物再一次回到神社。这一次他的脸上尽是明媚笑意,乖巧的将篮子放入妖狐手中,看上去像只温顺的幼猫。


还真是可爱啊。妖狐从篮子里拿出一个苹果咔擦咔擦咬个不停,不知怎的,他看着童子丸低眉顺眼的模样就觉得喜欢,比以往去烟花楼,看着那里的美姬为自己斟酒还要喜欢。


明明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但从眉眼就可看出往后是个温柔的美人。


妖狐突然有些心痒痒,他将吃完的苹果核随手扔到及人高的草堆里,倾身凑近疑惑瞧着他的童子丸,深吸了几口气。


奶香味,不呛人。


童子丸被他的动作搞得一阵的紧张,僵直了身体忍住没动。


妖狐又笑了笑,用一根手指勾住小孩的一缕白发在手里把玩。


“小生是妖狐,不是狐狸大人,”他垂眸附在孩童烧红的耳畔低语,“要叫妖狐大人,知道吗?”




——————————————TBC————————

♪ 耍流氓,游戏不如耍流氓。

♪ 最近回顾龙族被源氏兄弟虐的不要不要的。以后可能还会写他们的故事。年下,年下。

♪ 下周月考依旧无所畏惧的橘A。

♪ 博晴女装再让我憋一会/。

♪ 以上,欢迎捉虫的么么啾!ヽ(✿゚▽゚)ノ


评论(10)
热度(110)
© 厌欢。 | Powered by LOFTER